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對公共衛生危害嚴重(Raúl M. Grijalva │陳宗延譯)

by - 星期一, 4月 14, 2014


十五年前,基本的愛滋藥物每人每年要花超過一萬美元。許多最需要它們的人──特別是那些住在貧窮國家的人──無法支付。在公衛倡議者尚未說服美國和其他政府行動之前,有上百萬人死去──並非因為需要的醫藥不存在,而是因為需要它的人無法負擔。

事情在2001年開始改變,一間名為西普拉(Cipla)的印度學名藥(generic medicine)公司引入每日一美元的雞尾酒愛滋藥物。布希總統(大力歸功於他)在不久之後創立一項非常成功的全球愛滋救助計畫。無數生命在此後被救治。
那個故事──關於聰明的政府行動與一間學名藥公司的行動意願──與今日所發生的事情形成重要的對比,此刻聯邦談判者在制定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條款,一項美國與11個亞洲貿易夥伴之間未決的貿易協定。儘管它可能會對全球健康造成傷害,美國官員仍推行擴展藥物巨頭在TPP下之權力的特別規則,阻擋可能救治飽受癌症、HIV和其他疾病之苦者性命的學名藥競爭。我們的談判者甚至推展提供菸商在准司法的(quasi-judicial)外地裁判(foreign tribunals)中控告政府及破壞健康管制之特別權利的協議。

我們不必在此收場。2007年時,民主黨國會領袖與布希政權達成一項協議以減少美國貿易政策對工人、我們的環境和健康的傷害性後果。但這所謂的五月十日協議(May 10 agreement)只是一個開始。
我們希望歐巴馬政權能以那項協議為基礎,並重新聚焦貿易政策與策略於勞動人群的需要上。不幸地,該政權甚至倒退(backtracked)到布希總統支持的簡陋保障措施之後。
這價失敗在公共衛生的領域特別危急。美國對TPP表達方式的提案破壞了許多國家的藥物償付計畫(drug reimbursement programs),且限制我們夥伴透過誠實的菸盒包裝(cigarette packaging)抑制青少年抽菸的努力。歐巴馬政權的其他提案促進專利權濫用,且可能妨礙越南對救助愛滋的努力。

一項特別令人痛心的美國提案將很長的壟斷期加諸在癌症藥物和其他生技藥物上。使許多腫瘤學家憤怒的,大部分新的癌症藥物標價大於每人十萬美元。沒有減價競爭,發展中國家的公共計畫就是無法提供救命的治療。
白宮做出公開保證,要減少美國人在同樣這些癌症藥物的高花費。但如果該政權在最終的TPP草案支持漫長的壟斷期,國會未來任何簡短美國壟斷期的努力都會違反我們的TPP義務,使聯邦政府遭受貿易制裁與美國法庭權限之外的藥界訴訟。
那就是為什麼大藥廠(Big Pharma)想要這秘密規定。貿易協定已成為公司及其國會遊說者喜愛的工具,用以在國會(或其他國家的審議機構[deliberative body])拒絕他們論述時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將若干篇幅塞入一個巨大、複雜的國際協議中,可值數十億美元,而又可將公眾打入過程的冷宮中。
根據陽光基金會(Sunlight Foundation),製藥公司的遊說報告在近四年期間提到TPP 251次,比其他任何產業都多得多。這錢花得值得:美國貿易代表似乎買大藥廠的帳。無國界醫生(Doctors Without Borders)將TPP稱為對醫療可近性「史上最糟的貿易協議」。梵蒂岡、美國醫學會(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和美國退休人員協會(AARP)以及許多其他組織,都嚴正關切它肯定會對公共衛生造成的傷害。
TPP對納稅人、對醫師和對所有相信公司透明度(corporate transparency)的人都是很糟的協議。如果藉由不允許國會提出任何修正案的快速通關貿易授權(fast-track trade authority)撞過國會,它將造成工作與生命的損失。
憲法指定國會制定貿易政策的責任。該是認真負起那責任的時候了。


本專欄與公共市民組織(Public Citizen)的全球醫療可近性計畫(Global Access to Medicines Program)主持人Peter Maybarduk共同撰寫。



在推特上追蹤 Raúl M. Grijalva眾議員:www.twitter.com/RepRaulGrijalva




美國眾議員 Raúl M. Grijalva,國會進步黨團Congressional Progressive Caucus共同主席

這幅圖片原始出處為Flickr的http://flickr.com/photos/50371131@N04/5178312541 ,作者為Gobierno de Chile 。

You May Also Like

0 意見